<tt id="mwc0s"><center id="mwc0s"></center></tt>
<rt id="mwc0s"><optgroup id="mwc0s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mwc0s"><center id="mwc0s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acronym>
今天是2019年09月25日 Wednesday
?
通知公告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通知公告 >

一輪明月照我心

發布時間:2019-02-18 15:46:54

   天宇闊闊,情思切切,一輪冰鏡懸古街,爬上檐角,掛在柳梢,把古街照耀,把清輝灑向人間,照亮游子思鄉的眼眸,卻照不亮了我回家的路,月兒把思念捎給遠方,也躲進了我的夢鄉。

來到月河古街,從月河客棧東邊的街角進入,客棧值班的保安不許游人進入客棧的地盤,只好隨著行人,從小木門穿過,眼前是一座古樸精致的小石橋,站在小橋上,因河道清淤,河水已干涸露底,河床里全是雜亂無端的磚與石,酒瓶與淤泥,偶見一段淺淺的水波。河的兩側,古式的名清建筑屬于客棧,檐角的燈光斑斕,一串串紅燈籠在秋風中擺動,跳進河床的淺水中,閃耀著光斑,天宇一片灰白,等待一輪明月升起。

轉進酒吧小巷,由東往西邁步,可能是時間還早,大部分酒吧木門緊閉,門口堆放著很多啤酒,等待游人來買醉。長長的小巷里,人不多,三三兩兩,拍照的,寫生的,看風景的,或停步仰頭張望,或數著一塊塊石塊前行,老人推著嬰兒車,邊走邊哼著兒歌,逗著小娃兒開心,吳語儂腔,倍感親切。

從酒吧小巷出來往南轉,看到一座高高的石橋,人流明顯多了許多,橋的這一頭,幾個石凳上坐滿了人,或切切私語,或望著橋上的行人,或低頭玩手機。橋的另一頭,更加熱鬧,河畔的幾株垂柳,在街燈的照耀下,顯得格外清翠明亮,千條萬條舞秋風,柳樹旁,是一堆或坐或站的夜行人,在等待著一段美妙的二胡獨奏。橋上的行人把石橋擠滿,迷人的夜景,吸引行人停步拍照,橋下的保安在嚷嚷著"禁止拍照",還是因行人不動,怕石橋塌下,還是怕橋上堵塞,不得而知。

過石橋,沿著一條短短的小巷往南走,小巷里,一段裊娜的陶笛聲,留住了行人的腳步,也留著了我的耳朵,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,坐在陶笛店門口,神情悠閑地吹著陶笛,玉指在陶笛上跳躍,一段段美妙悠揚的陶笛聲,直入人心,令人陶醉,讓我留戀不想離去。

行人推我行,我亦是行人,腳步往南前行幾步,便是月河廣場,廣場上人流如潮,摩肩接踵,熙熙攘攘,一場中秋祭月的儀式已經開始。我站在街角的指路牌下,沒了方向,停下來了,舞臺上什么都看不到,只見人頭攢動,或許是舞臺太低,或許是因為我太矮,看不到用耳聽,聽一段古典音符,聽主持人講解。

在人群中,我應該是極少的孤獨一人而來,看古街上的人形形色色,千姿百態。手中拿著棉花糖的女孩,用手撕著白色的棉花糖,津津有味地吃著,好像品味一朵潔白的云;拿著糖人邊吃邊走的中年女子,把一個栩栩如生的動物,用嘴撕碎,化作甘甜;手捧奶茶的女人,依偎在男人的肩上,那一眼的迷情,讓人仰慕卻又庸俗不堪;相互寒暄的老人,站在街角握手問候,久久不愿分開;活潑可愛的小孩騎在父親的肩上,看著舞臺上的表演或四處張望;拿著喇叭喊話的保安,在嘈雜的人群中,聲音最響亮;車夫騎著裝垃圾的三輪車,帶著味道吆喝著從身邊走過,行人匆匆避之;還有月河"名人"阿星,好久不見了,佝僂著身體,在人群中穿梭;行人中當然是穿著性感的美女,吸引著我的眼球,最吸引我的是幾個著古裝的女子出現在人群里,她們似乎穿越了,從眼前飄過,如仙姝下凡,沒來得及欣賞,一瞬消失在挨挨擠擠的人群中,無處找尋。

在指路牌下站久了,腳酸了,茫茫人海中,熟悉的街角,全是陌生的面孔,同是夜行人,無一同行者,更無一知己,悲從心中來,眼眸里閃動著,尋找著曾經同游的人兒,人群中沒了她的影子,憂思淺淺,情絲繞繞。望著天宇,發現一輪明月已經爬上了古街的檐角。小巷的另一頭,傳來纏綿悱惻的二胡聲,曲聲撩人,讓我心弦蕩漾。銅人"阿炳"站在古街的河畔,嫻熟地拉著二胡,身邊半圍著一圈行人在欣賞著,偶見幾個打賞的行人,或放現金在木匣或掃二維碼。我靜靜的欣賞,或悲或喜的曲調,讓我憂愁倍增。站在古橋上,想看明月落水中,想欣賞一河的光輝,可惜河中無水,如同古街丟失了靈魂,也如同古街失去了明亮的眼睛。

隨著二胡音樂的飄蕩,人群中乍現十幾個著古裝的女子,裙幅熠熠如雪月,薄施粉黛,鬟鬢峨峨,金釵斜插云鬢,手執燈籠,從小巷口魚貫而至,在人群中慢慢移動,跨過小橋,走向深街,非常吸引著行人的目光,月光與她們手中的燈籠交輝,更加迷人。廊橋下五個著古裝的少女,吸引住行人的目光,停步拍照與欣慰,我亦是俗人,停步細欣賞,更想伸著去牽一個仙姝般的女子,今夜一起奔月,在蟾宮里纏綿,喝一杯醇美的桂花酒,那只能是臆想而已,匆匆而走,又回頭張望,意尤末盡。

祭月活動已結束,我欲拜明月,月上柳梢頭,皎皎月女神,今夜伴我眠,燦燦星河夜,熠熠生光輝,秋月秋風秋夜長,何年何月何時歸。再走進酒吧小巷,明月從街角瀉下光芒,和街燈融合在一起,把青石板路照亮,照給我影子的,是街燈,還是明月?酒吧里勁爆的音樂,閃動的燈光,陪酒的女郎,無不誘惑著我拐進酒吧。

月圓人缺,把殘缺化作憂傷,把憂傷融入酒杯,酒杯深淺交替,莫使金樽空對月,今夜有酒今夜醉。望著窗外的行人,窗外的行人看著我,我如同櫥窗里的小丑,任人觀看,仰頭喝下一杯杯憂傷,憂傷卻在我腹中徘徊,在我腦中膨脹,獨酌無意趣,醉也無聊,醒也無聊,何不歸家洗塵埃。

走出月河古街,路上全是歸家的行人,我獨自一人,踏月歸家,月影隨我行,我行月影動,一路欒花生香,一路明月如水,不思不想,不喜不悲,走走停停,走也無聊,停也無聊,舉目張望,家在何方,我欲歸何處?

站在北郊河大橋上,橋下一艘貨船鳴笛而過,河中泛起渾濁的波浪,把水中的一輪明月搗碎,也驚飛林中的幾只宿鳥。橋上車流如梭,隨著車燈閃動,飛馳而過,一道道刺眼的光芒閃疼了我的眼睛,感覺瞬間失明,一片茫然。

明月照我身,我身影沉浮,影隨我身走,明月伴我行。凝神望月,廣寒宮里誰最忙,吳剛伐桂幾時閑,我本將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,突然感覺冷月無情,站在秋風里,涼意頓生,打個幾個顫抖。

歸家,家中空無一人,坐在窗前,望著明月,聽著蟲鳴,心神凝重,浮生過半,漂泊零落,家在千里之外,遙祝福共嬋娟。守著一輪明月進夢鄉,夢里回故鄉,在故鄉的田埂上摘幾朵野菊花,裝點我的夢,也芬芳了我的憂傷。

 

上一篇:理想生活
下一篇:醒來

茂名| 汕尾| 澄迈| 山西太原| 临夏| 枣庄| 百色| 绥化| 江西南昌| 新乡| 襄阳| 海宁| 广饶| 白城| 黔南| 诸暨| 巴彦淖尔市| 鄂尔多斯| 阜新| 湖南长沙| 莱州| 十堰| 鄂尔多斯| 昌都| 新泰| 包头| 白银| 台州| 白城| 永新| 盘锦| 孝感| 保亭| 文昌| 库尔勒| 和田| 阿拉善盟| 南安| 双鸭山| 临夏| 海安| 绵阳| 台山| 衢州| 鸡西| 屯昌| 平顶山| 台北| 万宁| 崇左| 江门| 甘肃兰州| 南京| 清远| 昌吉| 阜新| 中山| 乐山| 黔南| 潜江| 燕郊| 晋城| 贵港| 乐清| 日喀则| 和县| 百色| 益阳| 林芝| 三门峡| 武威| 淮南| 锡林郭勒| 普洱| 丹阳| 大丰| 湘西| 喀什| 曲靖| 清徐| 四川成都| 吴忠| 博罗| 菏泽| 防城港| 鹤岗| 吴忠| 镇江| 黔东南| 保定| 吴忠| 塔城| 潮州| 常州| 儋州| 阿坝| 双鸭山| 烟台| 桓台| 丹东| 海东| 铁岭| 四平| 包头| 晋城| 包头| 池州| 济源| 攀枝花| 崇左| 临沂| 海西| 九江| 宁波| 邳州| 延安| 海西| 肇庆| 余姚| 慈溪| 汉中| 中卫| 潮州| 通辽| 梅州| 乌海| 临汾| 渭南| 台南| 临汾| 渭南| 上饶| 十堰| 扬州| 广西南宁| 湖州| 宁夏银川| 德宏| 聊城| 扬州| 温州| 宜宾| 菏泽| 玉溪| 德清| 铜陵| 衡水| 台湾台湾| 厦门| 佳木斯| 乌兰察布| 枣阳| 招远| 天水| 醴陵| 玉林| 山东青岛| 柳州| 唐山| 河源| 常德| 诸城| 赣州| 黑龙江哈尔滨| 辽宁沈阳| 张掖| 宜都| 克拉玛依| 龙岩| 海西| 林芝| 龙口| 博尔塔拉| 明港| 海门| 海安| 自贡| 白山| 丽水| 桓台| 广安| 大庆| 洛阳| 东阳| 阜新| 日喀则| 阿勒泰| 来宾| 潜江| 兴安盟| 商丘| 阜新| 潍坊| 张掖| 湖州| 深圳| 防城港| 南安| 铜川| 武安| 安徽合肥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南安| 辽源| 廊坊| 烟台| 义乌| 新沂| 济南| 和田| 固原| 乐平| 丽江| 榆林| 张北| 鹤壁| 喀什| 沧州| 黄山| 义乌| 常州| 岳阳| 淮安| 邵阳| 定安| 台湾台湾| 濮阳| 苍南| 新泰| 宜昌| 昭通| 阳泉| 昭通| 眉山| 濮阳| 衢州| 四平| 海宁| 江西南昌| 澳门澳门| 济南| 汕头| 吉林长春| 瓦房店| 遵义| 威海| 普洱| 平潭| 甘南| 大连| 高密| 白山| 铜仁| 滨州| 屯昌| 襄阳| 抚顺| 阿坝| 资阳| 南安| 南阳| 河池| 肇庆| 新沂| 承德| 柳州| 朔州| 达州| 临沧| 博罗| 海西| 滕州| 庄河| 寿光| 瓦房店| 株洲| 莒县| 南京| 南充| 江苏苏州| 鹰潭| 湛江| 四川成都| 秦皇岛| 台中| 秦皇岛| 汉川| 伊春| 抚顺| 庆阳| 曲靖| 海宁| 吐鲁番| 象山| 赤峰| 德清| 天水| 周口| 荆州| 辽源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