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mwc0s"><center id="mwc0s"></center></tt>
<rt id="mwc0s"><optgroup id="mwc0s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mwc0s"><center id="mwc0s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acronym>
今天是2019年09月25日 Wednesday
?
文事動態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事動態 >

余華的每部作品,背后都有不為人知的故事

發布時間:2019-02-18 15:05:58

  “活著是自己去感受幸福和辛苦,無聊和平庸。“

余華的作品影響了一代人。從十八歲出門遠行的少年,到皺紋里鑲滿泥土的富貴,讀者在他的作品里遭遇百態的人生,經歷巨變的時代。但我們往往不知,每部作品背后,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,關于作家的掙扎、探索和突圍。

2018年,《我只知道人是什么》是余華親自編選的一本最新雜文集。

這部新作內容包羅萬象,從往事到現實,從自我到時代,既漫談生活體驗,也談及創作心得。

《活著》為何感人至深?

《許三觀賣血記》的敘述方式是怎樣形成的?

《兄弟》怎樣對時代命名?

《第七天》的創作靈感從何而來?

余華與你一一分享。

 

《活著》

生活是屬于自己的感受,而非別人的看法

一九九二年初的時候,我在北京十平方米左右的家里睡午覺醒來,腦子里出現了“活著”這兩個字,覺得這是一部我一直想寫的小說的題目。當時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小說題目,因為我知道自己要寫的是什么,我想寫一個人和他命運的關系, 我一直有這么一個愿望,但是不知道該怎么寫,直到《活著》這個題目出來以后,我開始寫了。

……

我開始是用第三人稱的方式來敘述的, 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寫福貴的一生, 語言也是《在細雨中呼喊》語言風格的延續,結果寫不下去,寫了一萬多字之后就感覺不對。那個時候我已經有經驗了,知道自己感覺不對的話肯定是出問題了,雖然是什么問題并不知道。后來嘗試用第一人稱來寫,讓福貴自己來講述,很順利寫完了。

小說里的福貴是一個農民,不是目不識丁的農民,他念過三年私塾,畢竟是地主的兒子。但是三年的私塾是不夠的, 可以說他還是一個沒有什么文化的農民,所以他在講述自己故事的時候應該是用一種最簡單的語言,不可能用大學教授的語言來講述。我一直在尋找最簡單的語言,剛開始比較謹慎,不確定這樣的語言行不行,慢慢地找到敘述語調以后,就很順利了,一切都順利了,就知道他應該用這樣的方式來講述。

我一直以為《活著》是很容易翻譯的,因為它的敘述語言是最簡單的中文,后來我的日文譯者飯塚容教授告訴我,《活著》很難翻譯,他說《活著》的語言確實簡單,可是很有味道,要把這樣的味道翻譯出來很難。

我在寫《活著》的時候已經意識到用簡單的語言敘述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,這部小說的語言越出了我此前熟練掌握的語言系統,時常會因為一句簡單的話耽擱幾天,因為找不到準確的表述語言。

舉個例子, 有慶死后的那個段落,福貴把有慶背回家,埋在屋后的樹下后,站起來看到月光下的那條小路, 我告訴自己,一定要寫下那條小路在那一刻給了福貴什么感受。小說前面幾次寫有慶跑步去縣城,有慶要割羊草, 經常要遲到了才急忙往學校的方向跑, 把鞋跑壞了, 福貴罵他, 說你這個鞋是吃的還是穿的。后來有慶每次跑向學校的時候就把鞋脫下來拿在手上, 赤腳跑到學校去, 由于他每天都要跑著去學校, 后來在學校舉行的長跑比賽里拿了冠軍。因為前面有這樣的描寫, 而且福貴又一次次看著他這樣跑去,所以當福貴把孩子埋在樹下, 再站起來看到那條月光下的小路的時候, 是不能不寫福貴的感受的, 必須要寫, 這是不能回避的。

可怎么寫呢? 我記得自己以前用各種方式描寫過月光下的小路, 有些是純粹的景物描寫, 有些是抒情的描寫, 也用過偷梁換柱的比喻, 比如我曾經這樣描寫過月光下的道路, 說它像是一條蒼白的河流。但是這次不一樣, 一個父親失去了兒子, 剛剛埋下, 極其悲痛, 他看著那條月光下的小路, 我知道只要一句話就夠了,多了沒有意義。那時候我個人的感覺是, 寫一句到兩句話把福貴悲痛的情緒表達出來就夠了, 好比是格斗里的最后一刀, 如果寫一千個字, 那就是對格斗的鋪墊了, 不是最后一刀。福貴是一個農民, 他對那條小路的感受應該是一個農民的感受,我寫不下去,耽擱了幾天, 找到了“ 鹽” 的意象, 鹽對農民來說是很熟悉的, 然后我寫福貴看到那條通往城里的小路, 月光照在路上, 像是撒滿了鹽。想想那是怎樣的一條月光下的小路, 撒滿了鹽,這個意象表達的是悲痛在無盡地延伸, 因為鹽和傷口的關系是所有人都能夠理解到的, 所以當一個作家用樸素的語言寫作時, 其實比用花哨復雜的語言更困難, 因為前者沒有地方可以掩飾,后者隨處可以掩飾。

……

這部小說發表好幾年以后,我有時會想,當時怎么就把第三人稱換成第一人稱了?可能就是一條路走不通了, 換另一條路。我曾經覺得這只是寫作技巧的調整, 后來意識到其實也是人生態度的調整。像福貴這樣的一生,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,除了苦難就沒有別的了, 但是讓福貴來講述自己的故事時,他苦難的生活里充滿了歡樂, 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, 他們的家庭曾經是那么的美好,雖然一個個先他而去?!痘钪犯嬖V我這樣一個樸素的道理:每個人的生活是屬于自己的感受,不是屬于別人的看法。

上一篇:陳楸帆:科幻消解人對未知的恐懼
下一篇:浙江奮力書寫文學事業新篇章

燕郊| 泸州| 宣城| 雄安新区| 东营| 海西| 忻州| 开封| 澳门澳门| 如东| 昌吉| 神农架| 济南| 桓台| 安康| 湖州| 阿里| 台南| 项城| 莱州| 平凉| 铜陵| 漳州| 靖江| 公主岭| 北海| 温岭| 甘肃兰州| 防城港| 寿光| 扬州| 海南海口| 桐城| 滨州| 眉山| 包头| 燕郊| 招远| 伊犁| 济南| 义乌| 慈溪| 玉树| 信阳| 广饶| 红河| 遂宁| 玉环| 鹰潭| 果洛| 哈密| 衢州| 台南| 邵阳| 马鞍山| 儋州| 江苏苏州| 溧阳| 克孜勒苏| 兴化| 山西太原| 平顶山| 运城| 博罗| 梧州| 汝州| 滕州| 黄山| 沭阳| 东阳| 台湾台湾| 绥化| 海丰| 抚顺| 大庆| 大兴安岭| 陇南| 金坛| 那曲| 铜川| 长垣| 潍坊| 随州| 包头| 青海西宁| 馆陶| 汉中| 大同| 伊春| 锡林郭勒| 杞县| 长兴| 新余| 松原| 连云港| 广元| 汝州| 临夏| 信阳| 渭南| 云南昆明| 寿光| 黑龙江哈尔滨| 双鸭山| 玉树| 河源| 建湖| 黄冈| 衡水| 保定| 张家界| 乌海| 靖江| 单县| 吉林长春| 眉山| 大兴安岭| 吐鲁番| 防城港| 灵宝| 蚌埠| 鹤壁| 六盘水| 仁怀| 海西| 库尔勒| 松原| 林芝| 许昌| 烟台| 丹阳| 黄石| 昆山| 海东| 焦作| 攀枝花| 永康| 淮南| 巴音郭楞| 三河| 柳州| 塔城| 甘南| 儋州| 舟山| 神农架| 清远| 驻马店| 十堰| 东海| 通辽| 泗洪| 安阳| 青州| 山东青岛| 宝鸡| 沛县| 澳门澳门| 海丰| 燕郊| 燕郊| 玉溪| 海拉尔| 潮州| 宿州| 阜阳| 吐鲁番| 章丘| 鄂州| 德阳| 长垣| 儋州| 禹州| 湘潭| 钦州| 沧州| 永新| 台中| 沭阳| 淮安| 深圳| 泰州| 赵县| 台北| 山东青岛| 新疆乌鲁木齐| 南安| 贺州| 垦利| 温州| 天门| 扬中| 德清| 淮南| 阿勒泰| 韶关| 澄迈| 定州| 三明| 吉林| 忻州| 邹城| 湖州| 河南郑州| 赣州| 和县| 陵水| 烟台| 枣阳| 惠州| 沭阳| 中卫| 潮州| 荣成| 南京| 韶关| 六安| 阳春| 台北| 白山| 清徐| 南充| 陇南| 澄迈| 台湾台湾| 黄山| 乌兰察布| 溧阳| 中卫| 神木| 兴安盟| 漳州| 漯河| 固原| 阜阳| 常州| 阜阳| 龙口| 寿光| 江苏苏州| 海丰| 运城| 鄂尔多斯| 连云港| 泰兴| 宁国| 邹平| 昭通| 燕郊| 蓬莱| 梅州| 驻马店| 五指山| 南安| 临汾| 新余| 日喀则| 吉林| 三明| 益阳| 铜陵| 南充| 厦门| 嘉峪关| 正定| 安徽合肥| 廊坊| 安康| 平顶山| 河南郑州| 垦利| 六安| 安徽合肥| 淮安| 寿光| 嘉兴| 乐清| 江西南昌| 芜湖| 怀化| 西藏拉萨| 温岭| 焦作| 邹平| 果洛| 基隆| 曲靖| 沧州| 清远| 琼中| 宿迁| 新泰| 铜川| 邵阳| 白沙| 襄阳| 新余| 正定| 日照| 赤峰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