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mwc0s"><center id="mwc0s"></center></tt>
<rt id="mwc0s"><optgroup id="mwc0s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mwc0s"><center id="mwc0s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mwc0s"><small id="mwc0s"></small></acronym>
今天是2019年09月25日 Wednesday
?
作家動態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作家動態 >

元代科舉與《楚辭》

發布時間:2019-02-18 16:16:02

  很多學者認為元代的楚辭學極不發達,甚至將其稱為楚辭學史上的“斷裂”。但實際上,元代楚辭學有著區別于其他朝代的獨特性與重要性。這種情況在很大程度上與元代科舉的一些規定有關。

元代恢復科舉取士,已經是公元1314年,號稱“延祐復科”。按照元代的規定,科舉考試分別蒙古人、色目人和漢人、南人,“蒙古、色目人,第一場經問五條,《大學》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中庸》內設問,用朱氏章句集注。其義理精明,文辭典雅者為中選。第二場策一道,以時務出題,限五百字以上。漢人、南人,第一場明經經疑二問,《大學》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中庸》內出題,并用朱氏章句集注,復以己意結之,限三百字以上;經義一道,各治一經,《詩》以朱氏為主,《尚書》以蔡氏為主,《周易》以程氏、朱氏為主,已上三經,兼用古注疏,《春秋》許用《三傳》及胡氏《傳》,《禮記》用古注疏,限五百字以上,不拘格律。第二場古賦詔誥章表內科一道,古賦詔誥用古體,章表四六,參用古體。第三場策一道,經史時務內出題,不矜浮藻,惟務直述,限一千字以上成。蒙古、色目人,愿試漢人、南人科目,中選者加一等注授。蒙古、色目人作一榜,漢人、南人作一榜”。

元代前期倡導以復古振衰救弊,如朱夏在《答程伯大論文》中說:“宋之季年,文章敗壞極矣;遺風余習,人人之深,若黑之不可以白。當此之時,非返之則不足追乎古。”延祐復科前,中書省臣以“自隋、唐以來,取人專尚詞賦,故士習浮華”為由,向元仁宗建議科舉去除律賦與省題詩,元仁宗同意了,所以延祐取士中漢人、南人的第二場明確考“古賦”。而元人將《楚辭》看作古賦的源頭,祝堯《古賦辨體》言:“自漢以來,賦家體制大抵皆祖原意。”李繼本《跋學生于征劉素賦稿》言:“夫自聲詩出而始有賦,屈子之騷,三百篇以還,崛為詞賦之祖。”

延祐復科的詔令頒行之后,各級學校、書院很快將古賦列為漢人、南人的必修課,各種指導試子的“教學大綱”也應運而生,其中較有代表性的是程端禮的《程氏家塾讀書分年日程》(以下簡稱《讀書分年日程》)、陳繹曾的《文荃》與《文說》等。這些教學大綱對《楚辭》都非常重視。

程端禮《讀書分年日程》的內容是對“朱子讀書法”的細化,其將學習分為四個階段:一、讀背《小學書》、四書五經等諸經正文(至于十五歲);二、讀背四書五經等諸經傳注;三、讀文史諸書(至二十—二十一歲);四、學文(以二三年專力學文,才二十二三歲或二十四五歲)。其中,程端禮認為在第三個階段要讀《楚辭》,其曰:讀《通鑒》……《通鑒》畢,次讀韓文……韓文畢,次讀《楚辭》。讀《楚辭》,正以朱子《集注》,詳其音讀訓義,須令成誦,緣靠此作古賦骨子故也。自此他賦止看不必讀也。程端禮認為讀“文”要讀《楚辭》,而且應該以朱熹的《楚辭集注》為教科書,詳細閱讀書中的“音讀訓義”,進而背誦,而其他賦看看即可。程端禮也強調了《楚辭》在第四階段的重要性,其曰:欲學古賦,讀《離騷》已見前,更看讀《楚辭后語》,并韓、柳所作句法韻度,則已得之。認為學古賦,還要看朱熹的《楚辭后語》,學習韓愈、柳宗元的寫作技巧。在諸書看完之后,進行溫習的階段,程端禮也著重強調要溫習《楚辭》,認為只有如此,才能作文。

陳繹曾的《文荃》為“童習之要”,即為孩童學習的教材,其中列有“楚賦譜”,分為“楚賦法”“楚賦體”“楚賦制”“楚賦式”“楚賦格”五部分,以《楚辭》為教材,分析《楚辭》的寫作方法、句式、風格等,不僅教人們以《楚辭》,也教人們寫作《楚辭》式文章的方法?!段恼f》為陳繹曾答陳儼(元翰林學士)之問而作,其對為文之法、為學之法以及讀經讀史讀文均有具體指點。在指導人們讀古賦時,其曰:古賦有楚賦,當熟讀朱子《楚辭》中《九章》《離騷》《遠游》《九歌》等篇,宋玉以下未可輕讀。在陳繹曾的觀念中,學習古賦應以《楚辭》為主,特別是屈原的作品,宋玉之下的作品都不應該讀。

這些教學大綱在元朝舉人試子中影響頗大?!蹲x書分年日程》板行后,被國子監頒示校官,學校以此教學子,而天下學者莫不以此為學習范式,被認為是元代關于科舉教育流傳最廣、影響最大,具有“指南”性質的著作?!秴桥d續志》言陳繹曾的《文荃》“使學者知所向方,人爭傳錄”。錢溥在《古賦辨體序》稱《古賦辨體》:“矧當其時,以詞賦取士,得是集而辨其體,未為無助于世。”在這些“教學大綱”的指引下,很多致力于科舉的元朝試子對《楚辭》進行了深入學習,更以騷體賦應舉,并中舉。元代科舉程文《青云梯》共收錄了元代102位賦作者111篇作品,其中騷體賦為40首,占總數的36%。而從考官們的批語也可以看出他們對騷體賦非常欣賞,如陳泰以《天馬賦》中延祐元年(1314)湖廣鄉試,考官批云:“氣骨蒼古,音節悠然,是熟于楚辭者,然不免悲嘆意,疑必山林淹滯之士。天門洞開,天馬可以自見矣。”此外,考官還在正文中有“便奇崛”“筆氣飄飄”“讀之悵然”“奇氣可掬”“有司雖非伯樂,能不為子刮目邪”“可謂才駿”等批語。

延祐復科后,元代科舉考試的實施并不順利。至元元年(1335),科舉被廢除,直至至正元年(1341),科舉才再次恢復,并成為定制。據學者李新宇統計,元代以辭賦中舉的有160人,其中仕至顯位或充任學官的賦家約有75人,約占一半。這些以古賦,特別是以騷體賦成功入仕的例子,不僅對元代的試子產生了影響,從而刺激其學習《楚辭》及創作騷體賦的欲望,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元代文人閱讀《楚辭》、創作和研究騷體賦甚至是騷體作品的興趣,尤其是一些由科舉出身的文人和擔任過學官、考官的文人,所以元代的騷體作品也較為興盛,據不完全統計,有元一代,大約有700余篇騷體作品。

上一篇:李白祠亭宴杜詩題考辨
下一篇:《人民文學》2019年第2期《人民文學》2019年第2期|陳福民:那么,讓我們去洛陽吧|陳福民:那么,讓我們去洛陽吧

肇庆| 永新| 海拉尔| 泰兴| 象山| 德宏| 宁夏银川| 诸暨| 鹤岗| 吐鲁番| 晋中| 莒县| 淮南| 醴陵| 库尔勒| 威海| 仙桃| 大理| 义乌| 汕头| 张北| 石狮| 阜阳| 莱芜| 韶关| 燕郊| 淮南| 长葛| 葫芦岛| 燕郊| 葫芦岛| 汕头| 馆陶| 乐山| 神农架| 桐乡| 内江| 景德镇| 鄢陵| 湖南长沙| 云南昆明| 通辽| 启东| 巴音郭楞| 鄂尔多斯| 松原| 河池| 象山| 鄢陵| 塔城| 濮阳| 玉环| 正定| 曲靖| 临夏| 台湾台湾| 荆州| 阜阳| 漯河| 衡阳| 三门峡| 兴化| 包头| 遵义| 莒县| 日照| 济源| 曲靖| 海西| 宁国| 兴安盟| 徐州| 新疆乌鲁木齐| 双鸭山| 灌南| 梅州| 天水| 六盘水| 菏泽| 包头| 孝感| 庆阳| 海安| 大同| 辽宁沈阳| 灌云| 吴忠| 四平| 珠海| 灌南| 延边| 台州| 公主岭| 吴忠| 滨州| 东莞| 绥化| 龙岩| 河池| 黄南| 灌云| 湖北武汉| 包头| 寿光| 东方| 项城| 克孜勒苏| 偃师| 海宁| 鹤岗| 沛县| 凉山| 嘉峪关| 义乌| 珠海| 江苏苏州| 曲靖| 铜陵| 永康| 五家渠| 南安| 常州| 潮州| 保亭| 乌兰察布| 巴中| 鄂州| 西双版纳| 鹤岗| 七台河| 宿迁| 张家口| 汉川| 阿里| 长葛| 晋城| 庆阳| 十堰| 兴安盟| 中山| 乐平| 山东青岛| 鄂尔多斯| 博罗| 衢州| 天水| 天水| 如皋| 襄阳| 佳木斯| 永康| 山南| 乌兰察布| 丹阳| 吐鲁番| 项城| 延边| 赣州| 长兴| 昆山| 东莞| 新疆乌鲁木齐| 常州| 项城| 燕郊| 秦皇岛| 山西太原| 绵阳| 启东| 丽水| 临汾| 神木| 绥化| 邯郸| 桐城| 安吉| 临汾| 克孜勒苏| 长治| 潮州| 和田| 广汉| 贺州| 承德| 慈溪| 周口| 惠州| 曹县| 澳门澳门| 岳阳| 湛江| 诸暨| 铜陵| 四川成都| 咸阳| 四川成都| 武安| 寿光| 黄冈| 邢台| 霍邱| 许昌| 吐鲁番| 宁国| 黔南| 盘锦| 单县| 中山| 铜陵| 阳泉| 昌吉| 海拉尔| 靖江| 萍乡| 辽源| 怒江| 娄底| 南安| 吐鲁番| 朔州| 宁国| 中山| 定安| 滨州| 邢台| 德清| 汉中| 乐清| 揭阳| 梅州| 白城| 招远| 周口| 鸡西| 苍南| 承德| 绥化| 铜仁| 博罗| 安阳| 海东| 桐乡| 金坛| 张掖| 锡林郭勒| 襄阳| 大丰| 汕头| 台山| 海西| 阳江| 诸城| 桂林| 廊坊| 景德镇| 株洲| 简阳| 盐城| 普洱| 沭阳| 许昌| 四川成都| 醴陵| 三河| 黄石| 内江| 琼中| 延安| 果洛| 济宁| 武安| 霍邱| 白沙| 象山| 商丘| 宁波| 海南| 徐州| 简阳| 驻马店| 永州| 襄阳| 改则| 寿光| 永新| 荣成| 溧阳| 三明| 吉林| 龙口| 金坛| 临夏| 吐鲁番| 聊城| 济源| 铜陵| 平潭| 承德| 阜阳| 安庆|